【地球圖書館】披著中國皮的日本外包動畫 優渥薪資福利「真香」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 X 好優文化攜手合作---

薪水比世界水準低,這樣會發生什麼事呢?無法爭取到世界優秀的人才,這點在第二章已經講過了。然而問題不僅如此。可怕的不是搶輸人,而是「人才的出走」。

本文摘自比中藤玲作品《廉價日本:消費變便宜,為何不好?什麼都漲的時代?為什麼只有薪水不漲?》,以下為摘要選文。

文章插圖

支援中國的動漫製作日本工作室

東京都町田市住宅區一棟公寓。

搭電梯上了五樓後,進入一間小房間,幾名年輕的男女拿著觸控筆,在很大的平板上畫著像是神社的圖畫。這是一間名為ColoredPencilAnimationJapan的動漫工作室。他們正在繪製中國的「全職高手」等人氣作品。沒錯,ColoredPencil是中國重慶市動漫工作室「彩色鉛筆動漫」的日本據點,為了支援中國的動漫製作,於二○一八年成立。

最近像彩色鉛筆動漫這樣,以日本為據點雇用日本動漫創作者的中國企業變多了。

「自己」動手做動畫

在中國,雖然動漫深受歡迎,但從國外來的網路影音娛樂卻必須遵守重重規範,大約從二○一八年起,對於購買日本動漫亦有所限制。因此,為了加強自己公司的播放內容,影音公司採取的策略是自製產品,亦即「日本品質的自製化」。

文章插圖

騰訊旗下出資

彩色鉛筆動漫是由中國網路巨頭騰訊控股旗下的閱文集團所出資。

騰訊的通訊軟體「微信」在日本也非常有名,騰訊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遊戲開發大廠,在國際股市的股價總值上跟GAFA並列,排入前十名。另外它也經營影音媒體平台「騰訊視頻」,發展自有的串流平台,在該平台上就播放了全職高手等動漫影片。

負責繪製的便是ColoredPencil。

收編日本動漫創作者第一步:提高待遇

也就是說,這樣的中國巨擘,在將日本的製作公司納入旗下之後,就能運用豐富的資金製作出高品質的自製影片,並在自家平台獨家播放。

中國企業之所以能夠收編日本人的動漫創作者,原因在於市場的擴大把待遇提高了。

調查公司帝國數據銀行的飯島大介調查了動漫產業的動向,他認為:「對於市場不斷擴大的中國而言,他們非常渴望能找到日本的動畫業界人才。由於中國企業付得起日本年收三倍的薪資,今後日本動漫人才被中國挖角的例子會越來越多。」

事實上,ColoredPencil跟日本的製作公司,在對員工的待遇上有非常大的不同。

ColoredPencil雇用畫師為員工,新人的薪水比業界高,約十七萬五○○○日圓。通常是彈性上下班,只有忙的時候要加班,但也能夠補休,工作環境良好。另外也會提供居住及交通津貼。

ColoredPencil的執行長江口文治郎表示:「為了爭取優秀的人才,整頓漫畫家的待遇及環境是最優先的。」

文章插圖

廉價的「日本的傳家寶」

這樣的背景在於日本動漫創作者的薪資過於廉價。動漫產業雖然被稱為「日本的傳家寶」,但事實上工時長薪水又少。

一般社團法人日本動漫.演出協會(東京千代田)在二○一九年的調查中指出,日本動漫創作者以正職身分工作的只有一四%。去除部分大規模的製作公司後,有一半以上都是簽約型式的SOHO族。

用夢想包裝的剝削

動漫創作者的平均年薪約四四○萬日圓,一個月的休息天數為五.四天。有的調查還顯示新人的年收只有約一一○萬日圓。對現在收入滿意的動漫創作者只有不到三成,有八成擔心年老後的生活,並且覺得精神負擔很重。

任職廣告公司的中山隆央熟稔動漫業界,他批評道:「換算成時薪的話,不到一○○日圓,為了生計兼職打工的人很多,動漫界是把夢想當成誘餌的剝削。」

為什麼薪資這麼低?

日本的動漫創作者薪資會這麼低,是出於構造的問題。

動漫的製作方式是由出版社或電視台等多間企業出資的「製作委員會」方式來執行。

現在日本的動漫產業有一半以上的業績來自海外,而海外或周邊商品販賣等版權相關利潤,大多會進到廣告代理商或電視台這些出資的製作委員會手裡。就算作品再怎麼大賣,沒有製作委員會出資的話,原本的製作公司也拿不到這些錢。

當然在這麼多作品中想要爆紅的機率是很小的,所以製作委員會背負著較大的風險,因此出資的公司分散一點是有好處的。然而。「以製作委員會方式製作的話,只能做出預算內的作品。周邊或音樂等等每家公司的立場都不同,大家想要達成共識會很花時間。」中山表示。

文章插圖

中美預算優渥

另一方面,在製作美國或中國的作品時,交涉的對象就只有一家。

為了取得良好的品質跟成品,中美在預算上當然給的很優渥。事實上ColoredPencil從美國或中國公司拿到的案子,取得的製作費用是日本動漫界的二倍。

一般社團法人日本動畫協會(東京文京)表示,日本動漫產業市場的規模已經連續十年增加,二○一九年跟二○○九年相比成長約二倍,為二兆五一一二億日圓。「鬼滅之刃」紅遍各地,電影方面則有新海誠導演的「天氣之子」票房突破一四○億日圓,前景一片光明。

另一方面,二○一九年動漫製作公司(二七三間)的總營業額合計為二四二七億日圓,僅占市場規模的一成。

業內惡性循環

然而製作公司拿到的錢沒有增加,經營困頓卻在持續。日本雖然有二百七十間以上的製作公司,但依據帝國數據銀行資料顯示,經營呈現赤字的動漫製作公司在二○一八年超過三成,是過去十年來最高,破產跟解散的公司也是歷來最多。

雖然二○一九年有所改善,但某製作公司的高層主管表示:「外包單價一直調降,人手不足所以想要擴大產能也沒辦法,這樣就陷入了惡性循環。很多公司是只要有人離職就無法接案,造成經營赤字。」

環境導致動漫界成長力低

無力的經營環境也削弱了動漫業界的成長力。

某位擔任動漫原畫繪製的東京都四十歲男性,由於沒有工作室所以都在自家畫畫,再由員工開車來拿成品。過著幾乎沒人可以說話、也見不到人的孤獨生活。

「不止性格會變陰沈,無法靠這種方式過活而辭職的人也很多。現在的作品要求比以前更精細、更耗費時間,但酬勞仍然維持著一張圖幾百日圓。由於工作滿檔,所以也無暇去學習電腦繪圖。」

就是這樣,不僅無法培育人才,技能也變得空洞了。

文章插圖

日本成為中國的外包廠商

ColoredPencil的江口執行長有著煩惱的過去。

「這樣的品質無法播出啊。」有一陣子,因為ColoredPencil的人手不足,所以發了外包給其他的日本製作公司,結果收到了中國總公司嚴厲的回應。

江口執行長指出:「中國有著龐大的資金,在電腦繪圖上的設備也一應俱全,動漫的品質已經非常好了。日本由於待遇差所以品質也變差,這樣很可能會造成業界停滯不前。」在中國影音大公司內,已經開始出現了「除了日本頂級工作室之外,不要外包給其他便宜但品質差的工作室」這樣的聲音。

中國動漫創作者收入極高

中國的求職網顯示,動漫創作者的平均月收,杭州是三萬四○六二元人民幣(約五十二萬日圓)、北京約三萬元人民幣(約四十五萬日圓)。受到影響的還有手遊等動畫。由於收入極高,在中國的美術大學學習素描等四年的基礎技術後跑去做動漫的例子很多。

被稱為中國版「Niconico動畫」的影片分享網站「Bilibili」,投注資金在日本的動漫製作委員會上,學習日本的動漫技術。並且大力資助在專門學校學習動漫的中國學生,這些作法將中國的國產動漫品質一口氣提升上來。

技術被買走

「過去中國是日本的外包商,今後可能要倒過來了。」江口執行長說。技術的傳承若沒有進展的話,最終會連海外的單子都沒有。也就是說「被買走的技術」是業界的另一個問題。

想要培育人才跟投資設備以提升生產力,需要穩定的利潤。製作委員會這種方式雖然可以分散風險,但在全球化競爭下的利潤分配機制也是不可或缺的。

文章插圖

本文摘自比中藤玲作品《廉價日本》,繁體中文版由好優文化代理、呂丹芸翻譯,欲購買的小隊員歡迎透過以下連結前往購買:

  • 誠品線上

  • 金石堂

  • 博客來(透過這則連結購書,《地球圖輯隊》也將獲得一小部分的收益。有了你的支持,我們將能產出更多好文章!)

Q:我也想看《廉價日本》!

  •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22/04/29 中午12點截止

  • 送出名額:2名 實體贈書(限寄送台澎金馬)

  • 活動方式:

  1. 贊助DQ滿額成為DQ VIP(月定期贊助100元或年度贊助1200元)⁣:贊助網址由此去

  2. 滿足贊助條件後加入DQ VIP專屬社團,就有機會獲得《扭曲的氣候危機》⁣:社團由此去

什麼是地球圖書館?

地球圖書館」是由DQ地球圖輯隊與出版社的合作活動,每月配合站上文章推廣相關閱讀與獨有優惠,獨掉坑不如眾掉坑,博覽世界大小事之餘,希冀讓小隊員對文章所述事件脈絡發展能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與體會!

文章功能

comment 1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